免费小说下载网 > 历史·穿越 > 扶蜀 > 第二百三十章 放你走
听书 - 扶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三十章 放你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荆州军?”

    关平来了!

    就在吕岱下定决心准备趁此良机将残余的士武一众斩尽杀绝时,这一刻他陡然面露震惊、惊恐之色。

    半响。

    吕岱倒吸一口凉气,瞳孔微缩,惊惧道:“荆州军如何会出现在我军后面去了?”

    此时间,他不仅感受到了一丝深寒的寒意,更是感受到了浓浓的畏惧!

    除掉士武,利用荆州军,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所过滤以后才最终敲定的计划。

    在他的计划当中,此刻荆州军应当全力以赴围杀交州所部的,就算主将士武能够侥幸逃脱,那必然也是强弩之末,所率领亦不过是残余部众。

    他也可凭借自身麾下数百精锐军卒秘密将之杀害,然后借机推诿给荆州军,挑起士家与荆州的全面大战。

    而且,为了能够保证此事真伪性,吕岱也忍痛放弃了将近三百余吴军军士于城中与交州军一道覆灭!

    可以说,对于此次计划,他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可现在却是变故突生。



    这几乎是完全打乱了吕岱的计划,令其猝不及防!

    “全军快撤。”

    “速速撤退。”

    下一秒,吕岱眼尖,已经发现关平手执大刀一马当先杀奔而至,军中军士皆气势恢宏,士气高涨,凝聚力极为强悍。

    这一刻,己方骤然遭袭,军心大乱不说!

    此时,对面士武见此一幕,也在麾下数员将官的提醒下,率众向吴军发动了进攻,想趁乱突破重围,然后与榕江留守部众汇合。

    为了避免腹背受敌,吕岱果断仓促下达撤退指令。

    一时,吴军数百余众,各部纷纷接令。

    短短功夫,吴军便向东侧的山峦仓惶逃离,将近损失了百余卒才算摆脱了双方的围杀。

    只不过。

    吴军虽然凭借兵力众多的优势勉强撤离了,可残余的士武所部却反而陷入了包围。

    此刻,大道之上,数百荆州军将百余残余交州军士围困于正中,战刀之上寒气逼人,真俯视眈眈的紧盯着敌军。

    眼见这一幕,士武此时面露委屈,好似泪珠要从眼眶中流露出一般,浑身直打颤,极为恐惧!

    今夜,他受到的压力几乎是与日倍增。

    先是吕岱设计要杀害他,紧接着好不容易死里求生,拼死突围而出,本以为可免于一死时,却未料到吴军斩杀他的决心依旧不可动摇,就在此处静静等待着他的到来。

    最终,虽然避免了成为火中的焦炭,可却还是落入了荆州军的手中。

    半响。

    大道之上,荆州军人手一支火把,照耀四周,显耀堂堂。

    亮火中,关平此时已经返回了大刀,手执利剑徐徐从外围跨步而来,一眼便注意到了中心正魂不守舍、惊惧不已的士武,不由面容松动,轻笑着:“关君侯长子平拜会士将军!”

    一席话落。

    关平遂面露笑意,丝毫未有任何的凌厉气息展露而出!

    这一刻,反而轮到士武疑惑了。



    思索良久,还不待士武有丝毫头绪时,关平拱手缓缓道:“士将军,你不必心怀忧虑!”

    “其兄掌控交州数郡已经数十载,于当地有绝对的话语权,实力异常强盛。”

    “可贵军虽与我大汉毗邻,但自从我军坐镇荆州十余载来,我们双方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一直友好相处。”

    说到这,他面色才缓缓转变,言语也逐渐变得阴沉,冷声道:“此次,士将军有广郁之失,也是贵军咎由自取,野心勃勃所导致的。”

    “我大汉之敌乃是北方曹贼,无意于贵军战场兵戎相见,可我军同样不是那么好轻与的,犯境之人必杀!”

    “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最后一席话,关平面色再次涌上数分,怒喝之声凌厉般吼出。



    士武本就畏惧荆州军如虎,如今眼见关平如此盛怒,更是胆战心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吞吐半响,才放足了姿态,拱手低沉道:“关将军,您错怪士某以及家兄了。”

    “其实一直以来,兄长都知晓大汉之师精锐无比,故而时刻都谨记着不与贵军为敌!”

    “可这一次由于关将军大破吴军主力,孙权恶气难忍,便强硬命我方大举集结部众,侵犯荆州边境。”

    “由于吴军的态度强硬,家兄推辞不下,无奈只得集结境内军士侵犯贵军州郡。”

    话到此处,士武又小心翼翼的望了关平一眼,剑眉一凝,又喃喃说着:“可关将军,我军出兵却并未真的是要结仇大汉,侵犯荆州州郡,只是为了给吴军一个交待,不让他们继续逼迫我等,还望将军相信!”

    “故此,士徽将军所部以及小人率众兵临边境以后,都只是象征性的屯兵边境却并未杀入荆州境内,这便是明证。”

    “只愿关将军有大量,能饶恕我等,只要小人能够回返交趾,必定不遗余力的劝说家兄停止继续屯兵边境与大汉作对,撤回军力。”



    话音落下,士武再次露出了他卑微的一面,躬身行礼,极尽卑躬屈膝的求饶着。

    见状,关平内心已经有底,遂开始暗暗沉吟起来。

    半响。

    他不由喃喃道:“只是撤军?”

    “这恐怕不行吧?”

    话落,关平面色又再次转变,轻笑起来,沉声道:“此次贵军集结部众威我边境,致使我军只得临时纠集大军马不停蹄赶赴而来。”

    “这其中的损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矣!”

    “士将军以为,只要你等撤退返回便行了?”

    话音遂落,他又陡然面色阴沉起来,双目直视着士武,厉声说着。

    此次,交州军大举袭边境,关平深思了半响,也大概摸透了士燮的想法。

    他估计以士燮的胆色来说,必定是不敢直面上与己方对垒的!

    可如若只是普通的集结部众威胁边境还是可以乐于效劳的。

    如若吴军还有重新杀回荆州的打算,他亦会趁机遣军北伐,夺取荆南数郡。

    故此,士燮响应吴军,可不单单只是为了给孙吴面子,也同样有染指荆州的想法在内。

    关平心知肚明,己方既然已经大败敌军,大占上风,自然不可轻易放过敌军,故而直接言语不善,冷厉说着。

    闻言,眼见着关平面色冷淡,士武内心不由再次沉了数分,轻轻拱手道:“那……那不知关将军想要如何,可否提出要求?”

    话落。

    关平面容轻笑,轻轻道:“也谈不上要求吧,我军与贵军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关系自然也不恶劣。”

    “既然此次贵军是受吴贼的胁迫才会集结部众袭我荆州的,那本将也不再过多追究了。”

    “只要贵军愿接济我军十万钱、五千石钱粮,以及其兄宣布不再依附孙权,那我军也将针对此时而既往不咎,继续支持贵军治理交州。”

    说到这,关平双目亦是紧紧直视着士武,面色郑重道:“不仅如此,到时本将还将请求吾父,让他上报汉中王,亲表你兄长为镇南大将军,交州牧。”

    “如此,其兄也可名正言顺治理一方,而不再受吴贼所约束,看孙权脸色行事。”

    “而且,士将军也不必忧虑汉中王会不同意,想必你等也曾听闻过吾父与汉中王情同手足、誓同生死,只要吾父亲上表,此事便一定会落实下来!”

    “士将军如何,考虑考虑?”

    一席话音落定。

    还不待士武反应过来,关平面色又忽然大笑起来,半响才淡淡道:“当然,贵军也可再次选择联合吴贼,与我军一战。”

    “只要贵军愿意,我军也不怯战,自当奉陪到底!”

    话落此处,他又面露自信之色,高声喝道:“我军既然能够以少胜多,以疲兵大破来犯的数万吴军主力,那自然也无惧贵军的侵袭。”

    “两月前,本将能以数千兵力大破吕蒙数万精锐,那士将军也可尽管试试,贵军如若当真选择要战,今日此战还会不会继续发生。”

    话音落罢。

    关平脸色又恢复了满面笑容,遂闭口不言,静待着士武的权衡。

    此次,他与费诗一番商讨以后,也觉得以如今己方的实力,还并未到摧毁士家的统治,全据交州的地步。

    故此,二人商议良久才最终敲定,武力为辅,安抚为主,先将交州军彻底打怕,让他们对上荆州军便胆寒,不敢再面对己方的对垒。

    然后,再上表汉中王,封士燮为正式的交州牧,让他总署一方,这算是施以恩惠。

    毕竟,如今的士燮不过是汉庭所册封的交趾太守罢了,只不过是由于中原大乱、朝廷不稳,交州又地处偏僻蛮荒之地,交通联系不便,他才能趁机掌控各郡,以自身亲族掌控各地。

    事实上,按法理来言,士燮压根没有掌控交州一州的权利。



    如若没有交州牧这道名誉头衔,那日后荆州军便可随时以士燮心怀不轨,以一郡太守妄图控制一州之地要图谋不轨的借口借机讨伐。

    可以说,有了这道名誉官职,那至少日后便有了一道双保险,无论是荆州军还是江东都不能在轻易对交州出手。

    毕竟,如今曹操未亡,汉庭尚在。

    东吴也不敢明面上肆意攻击大汉官吏,以受人把柄!

    这也是如今关平与费诗商讨以后所制定的计划。

    那便是以交州作为缓冲之地,以根深蒂固的士家势力来制衡江东,从而保证荆州南部的安危。

    话音落定。

    士武听闻关平的言语,却是不由感到字字珠玑,面露惊恐之色,后背仿佛有层层冷汗低落。

    沉吟半响,他拱手道:“还请关将军给小人一点时间,此事干系重大,小人做不了主,务必要回返交趾禀告家兄,听从他的建议。”

    “不知关将军可否放我军回返?”

    一席言语。

    士武面露请求之色,关平见状,好似早有准备,遂不慌不忙道:“自然如此!”

    “时间,本将可以给你们。”

    “不过,我军时间是很宝贵的,却是必须有一个限制,再这个所规定的时间内如若贵军没有丝毫的答复,那本将将默认你等要礼物与我大军为敌。”

    “到时,我军将继续用兵,直至攻取整个交州为止!”

    “请说。”



    话落,虽然关平言语不善,可如今自家诸人不过是仓皇的残兵败将,士武也只得小心翼翼的拱手问着。

    “最迟不过五日。”

    “如若五日之内贵军未给出丝毫答复,那本将将率众径直北上,攻取榕江,覆灭贵军所部。”

    一时间,关平亦是面露坚毅之色,厉声高喝着。

    这一声,极为响动,周遭被围困的残余军士不由纷纷被吓住,顿时间便将焦点聚集在关平身间,露出丝丝畏惧!

    这一刻,关平身间也瞬息散发出无尽的威势,令交州军残余部众眼神中露出丝丝忌惮的目光。

    “杀,杀。”

    “喔喔。”

    下一秒,关平沉默不语,可四周浑身气势恢宏,身坚执锐的荆州军卒却是忽然厉声高喝,亦是露出严酷的眼神,厉声高喝着。

    “啊,啊!”

    阵阵高呼,残余交州军士本就士气低落,如今更是被连连吓住。

    见状,士武好似露出了极为决然的神色,长吐一口气道:“好,关将军,小人答应了。”

    “小人务必迅速回返交趾,请求家兄批复。”

    “好。”

    “看来士将军如此识时务,那本将便不再为难诸位将士了。”

    话落,关平顿时大手一挥,数百军卒所围困的阵间便徐徐散出了一条宽百米的通道。

    眼见这一幕,士武哪还敢怠慢,立即率众快速离去!

    时间徐徐而过。

    等待交州残兵离去半响,此时费诗才屹立于前方,眼神微动,随后才面露喜色,拱手道:“少将军,诗当真是对你佩服至极也!”

    “当时,你言要从城南方向绕道城北部,偷袭吴军后方,诗还觉得这不过是小题大做。”

    “却没想到,吴军竟然当真在这里潜伏,诗佩服矣!”

    一席话音刚落,费诗面上便是一副敬佩之色。

    见状,关平轻笑,喃喃道:“公举兄不必如此恭维平。”

    “其实此事也有公举兄的功劳,如若不是当时你提醒平,要放士武一条活时,平也不一定能想到吕岱竟然要对他下手。”

    “所以,此功应有公举兄的一半!”

    “哈哈。”

    闻言,眼见关平平易近人,并未独居此功,费诗也不由大笑数声。

    紧随着,他才说到:“唉,看来吕岱此人心计果真心狠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