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下载网 > 历史·穿越 > 扶蜀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以爵抵罪
听书 - 扶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以爵抵罪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重要之事?”

    “主公有何指示呢?”

    一席话语缓缓落罢,关平斜眼望着二员人高马大的持刀侍卫,盯凝片刻才忽然吐气说着。

    一口浊气浑浊而出!

    话音刚落。

    其间一员侍卫沉吟半响,才奋身拱手道:“其实少将军,此事告诉你也无妨!”

    “您麾下战将庞德由于酒醉闹事,现已经被成都令收押于监牢等候发落,此事已经捅到汉王那里,故此才特意遣我二人前来召见少将军入宫。”

    话语刚落,关平便陡然神色大变,面色亦是焦虑起来,高吼一声:“什么?”

    下一秒,听闻话语瞬息间瞳孔微缩。

    说罢,他遂命刘伽领侍卫先行回关府,随后便抛弃着禁军侍卫独自飞速向宫中快速奔去!

    庞德竟然被抓了?

    这可不是小事!

    “庞令明啊庞令明,你这篓子捅得可真不小矣!”

    此话一落,快速奔走的关平脸色上亦不由越发急躁,脚步也徐徐加快。

    ……

    王宫。

    主殿上。

    经过大半刻钟的时间,蜀中重臣基本上都已先后抵达,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文武大臣屹立于两侧。

    分别以军师将军诸葛亮、安汉将军糜竺领衔。

    微微沉吟半响,正襟端坐于上首王位上的刘备斜眼望着下方相互低声议论的诸臣,遂嗓子清了清说着:“诸君,想必孤召见汝等一事,你们大都有所耳闻!”

    “那为了节约时间,接下来孤便长话短说。”

    “庞令明因酒醉打伤我巡城军士,现已被成都令押入监牢看管,不知诸君以为此事当做何处置?”



    话落,诸臣却是忽然寂静无声,纷纷沉默不语!

    这一刻,他们都不敢在多言,深怕被愤怒不已的刘备给牵连。

    虽然这席话语间言语极为平淡,可大部分大臣却都已经听出了浓浓的火药味。

    很显然,他们已经感受出了沉重的怒火。

    沉吟了半响,一员身躯将近七尺五寸的三旬中年,却又面色黝黑,身材单薄、瘦弱的大臣此刻不由缓缓站了出来,拱手道:“主公,依攸所见,此事应当按我大汉律法,严肃处理,以正法纪!”

    “不然,岂不是日后人人都能罔顾律法?”

    说到这,这员中年大臣想了想,面色再次严肃下来,厉声道:“主公,诸君,你们应当知晓,曾经刘璋治理巴蜀时,蜀中是一种什么景象?”

    “民不知民,兵不知兵,境内各地盗贼环视、豪强恶霸、山贼肆意妄为,欺凌平民致使民众生计民不聊生。”

    “可时至今日,主公平定巴蜀以后,现在治下早已是国泰民安,百姓殷实,境内呈一片欣欣向荣之势!”

    “诸君可曾想过,为何前后差距会如此大呢?”

    一席凌厉的话音出落,中年大臣不等其余人回复,眼见着诸众都已将目光积攒在他的身间,他才自顾自回答着:“简而言之,造成这一切的情况只有一点,便是律法的问题。”

    “这是关键所在!”

    “曾经的刘璋时代,由于此人暗弱,威望亦是不足以压服众人,导致境内豪强恶霸、山贼匪寇猖獗,都视法律为儿戏。”

    “久而久之,律法自然成为了摆设,也就造成了法纪松弛的局面。”

    “可为何主公平定巴蜀以后,蜀中风貌数年时间便变化如此之大?关键原因便是主公与军师、法尚书以及我等诸臣一同推动了律法的建立、完善,并且将律法严苛化。”

    “依法治国,这才是稳定的基础。”

    一席话落。

    中年大臣遂陡然抬首,面露坚决躬身行礼道:“主公,臣所说这么多,只是想说此次庞德必须严肃处置!”

    “不要因为他是关将军麾下战将,便网开一面,不然这势必会影响律法的威严所在。”

    话音落下,殿中两侧群臣皆缓缓听着。

    停了约莫半响,以伊籍为首的数员大臣亦是站出拱手请求着。

    “汉王,演长说的对,臣等附议!”



    附议者也大多是维护律法威严的群臣。

    说罢,刘备面色淡然,只是眼神紧紧盯凝着他们,却是一言未发!

    片刻后,他才轻声道:“孔明,你怎么……?”

    只是,话还未落下,殿外沉重的步履声便匆匆响彻,随后屹立殿门处的禁军武士才持刀入内单膝跪倒道:“汉王,关将军已于殿外请见!”

    “关平已经到了?”

    这席话出言,刘备面色便陡然严厉起来,随即怒喝道:“将关平给孤押上殿来!”

    “诺。”

    一席王令,禁军武士面色不起丝毫波澜,拱手应诺后便持刀返身离去。

    片刻功夫,关平便缓缓入殿内了。

    只是,他却是手被束缚着,被两员禁军武士给押上来的。

    “啪!”

    等待关平缓缓入殿,此时刘备满身的怒火已是完全压制不住,瞬息起身一掌拍落在案几之上,一时间响声震动,面前案几亦是极为不稳,上方东西也是到处洒落于地!

    “关平,孤问你,你可知罪?”

    随后,刘备面露愤怒之色,厉声训斥着。

    眼见着刘备面色阴沉,浑身散发着总总怒火,此时群臣亦是惊惧不已,大气好似都不敢出一口,片刻后安汉将军糜竺挺着腼腆的大肚子缓缓道:“主公息怒!”

    “此事等将庞德押上殿来询问清楚来龙去脉以后,在依法定罪吧。”

    说完,一旁诸葛亮也是面容松动,摇着羽扇道:“主公,糜将军所言极是,还请赞息雷霆之怒!”



    一时间,随着糜竺、诸葛亮先后请求,群臣也陆陆续续的拱手道。

    眼见于此,刘备在内心权衡了片刻后,也隐约间放松了下,怒火也缓缓消了。

    “关平,此事你要如何给孤一个解释?”

    随后,刘备怒气渐消,缓缓道。

    闻言,随着禁军武士放开他,关平活动了下手腕,便拱手道:“汉王,此事平一定不会推卸责任!”

    “不过,还请主公暂且息怒,等庞令明被押上殿来后,由平亲自审问,然后在向您请罪。”

    “好!”



    一席话落。

    一时间,诸众便缓缓于殿内等待起来。

    实际上,此时的刘备内心里也并未有记恨关平的心思,刚刚愤怒不已的一通怒吼,还请作秀成分居多!

    毕竟,庞德终归还是关平麾下直系将领。

    如若庞德犯事,刘备对关平还是施以偏颇的做法,那也势必将受以把柄,会让世人觉得他任人唯亲!

    如此,日后不仅不利于他继续统治治下之地,严重者甚至会影响到声名受损,更会让北伐名不副实!

    等待半响。

    阵阵步履声响起,紧随其后成都令才领着十余名狱卒押着身躯高大,面色坚毅,可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庞德抵达殿前。

    见到正中间的关平,这一刻庞德不由忽然奔走到他的面前,遂面露愧疚之色,眼神里泪珠渐渐涌动,泪奔道:“少将军,末将愧对你的信任。”

    “末将给您,给君侯丢脸了!”

    一言而落!

    庞德这员铁骨铮铮的西凉壮汉竟然因心生愧疚而泪流满面。

    见状,关平面色微沉,不由冷声道:“庞令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速速如实招来?”

    “为何醉酒,为何打伤巡城军士?”

    这一刻,关平字字如刀,一言一语的质问着,神情亦是极为冷漠!

    一席话落。

    此时殿内群臣倒也是寂静无声,都斜眼环视着二人的对话,也并未打扰。

    话落,上首刘备同样面目严肃,沉声道:“庞德,你本乃左将军马孟起的旧将,现既已归顺于我大汉,愿为北伐建功,愿为兴复汉室贡献一份力量。”

    “孤能说,也十分欢迎你这样的铁血壮士。”

    说完,他面色再次一板,怒吼着:“可如今,你却打伤了孤麾下大汉将士,这孤绝不能充耳不闻!”

    “因为,这不仅仅是孤的颜面问题,更关乎着我大汉的威严。”

    “两日前,你为何打伤将士,速速招来。”

    一席席话音而落。

    庞德由于被戴着镣铐的双手,遂向刘备点头以示行礼,随后才面向关平轻轻解释着:“少将军,末将对不住你!”

    “当时情况是这样的,由于那天末将在赵将军的府邸中因遇马超的缘故而负气离开,随后便游行于街道上入了一处酒肆肆意狂喝着酒。”

    “最后,在巡城军士巡视时,由于末将当时心情暴怒,又因喝醉了酒,便不幸与巡城军士起了冲突造成了今时今日的局面。”

    说完,庞德面上亦是愧疚无比,满脸的羞愧难当,朗声道:“少将军,末将对不住你也,此事拖累你了。”

    “不过少将军你放心,我庞德一人做事一人当,将一力承担此次罪责。”

    “汉王,此事乃末将一力所为,少将军毫不知情,还请责罚末将一人,不要牵连少将军。”

    说完,他昂着头颅,心平气和的等待着。

    这一刻,庞德亦是丝毫不慌!

    虽然他知晓,以自身此次所闯下的大祸,以《蜀科》所规定的律法来看,大概会被斩首。

    可他也是平静无比!

    因为,他不想因自身的罪责而连累到关平。

    如今,距离庞德归顺汉军也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在这段时日里,荆州诸将也并未因为他是降将便轻视,对其产生偏见。

    关平更是视其为心腹,恩遇有加!

    这总总庞德又岂会感受不了?

    所以,此事他宁愿以自身死,也不愿关平被连累掺和到此事中。

    话落,一旁的安汉将军糜竺受刘备眼神暗示,遂站出厉声说着:“庞令明你可要想清楚了,汝如今所犯之事影响甚是恶劣,可谓是罪大恶极,不杀难以平民愤!”

    “你真的想好了一力承担?”

    话音刚落。

    庞德便厉声高喝着:“是,末将已经想好,大丈夫做事,自然要一力承担!”

    “汉王,按律处置末将吧,别牵连少将军便行。”

    此话落下,他便低头沉思,闭目等待着死亡!

    “好。”

    “庞令明,看来如今你能这样想,说明你还是一员汉子,不愧为西凉勇士,孤佩服。”

    说到这,刘备也是顿时起身,伸手道。

    随后,他才厉声道:“左右何在,听孤令,庞令明因醉酒打伤巡城军士,此事影响极为恶劣,庞德亦是罪大恶极!”

    “按我大汉律法,按律当诛,并株连三族。”

    “不过,孤考虑到庞令明在投奔我大汉以后,也历经十余战,数有战功,便只斩首庞德一人,祸不及亲族。”



    顿时间,一席王令而出,数员禁军武士便推着庞德向城中闹市区行去。

    随后,汉王刘备才厉声喝道:“诸君,汝等随孤一道前往,亲眼目睹处决庞德的场景。”

    王令落罢!

    以诸葛亮、糜竺为首的诸臣便缓缓跟随其后行进着。

    至于一侧的关平亦是如此,不过他行进途中却是若有所思,好似想到了什么!

    ………

    闹市区。

    这一刻,随着处决庞德的指令被传扬而出!

    此时间,几乎城内的大半百姓都已聚集在周遭环视着,静待着行刑的这一幕。

    而此时,庞德也已经被押上了断头台,刽子手掌中大刀已经是整装待发,随时都将斩下,面对着此种情况,庞德却是面露笑意,心情极为平静,不由高声道:“少将军,恕末将辜负了您的器重!”

    “如若……如若有来生,德一定还追随于你,与你并肩作战。”

    “哈哈哈!”

    “马孟起,永别了!”

    “日后你我仇恨一笔勾销……”

    一席席话语落定,此时的庞德面色坦然,再也没有丝毫的顾虑了!

    “斩!”

    一席指令,刽子手大刀高举,径直斩落。

    “刀下留人!”

    紧随着,一杆长枪径直划过,将刽子手掌中大刀磕飞。

    磕飞以后,这员青年的真容才展现诸众眼前。

    正是跟随赵云入蜀学艺的弟子邓艾。

    这一幕徐徐发生。

    前方观看的汉王刘备以及诸臣都不由惊呆了。

    不约而同的想着,关平这是做什么?

    下一秒,关平忽然跪倒于刘备面前,高声道:“主公,平愿代庞德赴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