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下载网 > 历史·穿越 > 扶蜀 > 第二百八十章 猎虎
听书 - 扶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八十章 猎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炸裂。”

    “呼!”

    山林间,一处相对比较平坦而又适合生火的地方,此时一支支树干架在火堆上,干上插着一块块令人垂涎三尺、直流口水的食物。



    野鸡、野猪肉,甚至还有蛇肉。

    随着在齐刷刷的火焰翻来覆去的烧烤下,阵阵迎面刺鼻的香味亦是明面扑来,不由令身旁几人都口水直躺,眼神好似都发光了般!

    “哇!”

    “姐夫,你这烤肉技术究竟从何处学来的呢?”

    “这一块块快烤焦的烤肉口感看着极好不说,香味便极为诱人。”

    一时,此时关平正手举着穿插着烤肉的树干放在火堆的苗头上烤着,从旁蹲坐一旁的赵广闻到香味不由欣喜异常,惊喜道。

    “姐夫,要不先让弟弟尝尝鲜吧。”

    说着说着,赵广笑容渐渐凝滞,也缓慢伸手准备拿已经烤焦并放在一旁的食物。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赵广伸出一半的手掌却是陡然被啪,然后刺痛之下陡然便缩了回去,随后关平才打趣道:“臭小子,都不去协助协助兴国、汉兴他们打猎,竟想吃白食呢。”

    “嗯……”

    “姐夫,这不是因为您考的食物香味太诱人了嘛!”

    “先给为弟一块烤焦的蛇肉,我这就去协助兄长们打猎去。”

    说罢,赵广话音落下,面上顿时楚楚欲动,娇羞着。

    “哼!”

    见状,关平佯装发怒,冷哼着:“广儿,大丈夫岂可做小女儿姿态娇娇羞羞的,还不收起这副神色?”

    古语云:良驹识主,长兄若父。

    如今关平既是作为长兄,又是姐夫,自然可将赵广称作广儿,以似爱护之意。

    说到这,他也不由看了看天色,此时晴朗的天空已是不知不觉的日过晌午,缕缕阳光也是高挂于正空,极为耀眼!

    这一刻,五六月的天气同样也是温度攀至了顶峰。

    林木从中,青翠欲滴的树叶、花草亦是左右摇摆着,好似在透着气般!

    如此之高的温度,关平又是坐在火堆旁,不由感到浑身燥热,遂挥手将上衣领子给拉了开来,随后才道:“广儿,天色已经不早了,你速去找找兴儿、苞儿他们,让他们一同前来进食。”

    一席话落。

    赵广顿时便欣喜的跳了起来,当即答应着:“好,姐夫放心,为弟现在便去!”

    说罢,他又盯了下烤得焦黄焦黄,满是油腻的食物咽了咽口水,遂才准备飞速的离去找人。

    “广儿等等……”



    听罢,赵广徐徐扭过身子,他才面带笑意,右手顺势乘了一魄事,关平以身代罚对他触动极大。

    时间徐徐而过!

    “炸裂。”

    随着最后一块肉烤完,关平伸了一个懒腰。

    随后,他盯凝了下远处更茂密的林间,眉宇间越发忧虑起来,不安道:“咦,士载他们这是怎么了?”

    “怎么还不见回转?”

    “莫非是遇到什么被缠住了?”

    此话刚落。

    不详的事情好似还真的发生了。

    “嗷呜……”

    瞬息的功夫内,一声震撼山林的虎啸声陡然破空传出!

    吼声如潮。

    眨眼的功夫,关平顿时面色微变,立即起身拍了拍身子,沉声道:“糟…糟糕…”



    一席话落,从旁庞德亦是面色剧变,立即拱手道:“少将军,那速速让末将前去接应他们吧!”



    “恐邓艾他们年幼又经验浅薄,难以钳制猛虎,反而会有性命之忧!”

    话音刚落,庞德言语急躁,顿时请命着。

    “好!”

    “令明,你速速……”

    只不过,就在他说卉不能搏虎便看你了。”

    在诸众聚在一团,眼神进皆凝重,左顾右盼时,关平内心暗暗沉吟着。

    他这一刻不前去救援,实际上目的便是为了考察邓艾。

    毕竟,一位身负统帅千军的良将,领着数员勇武不俗的小将,其中关兴、张苞勇武亦是不比一般的二流武将弱。

    这样的阵容,如若他都无法统御搏杀猛虎。

    那又何谈统军厮杀?

    时间一分一秒的相过。

    关平一行继续屹立于原地等待着。

    此时,隐藏于暗处的刘伽以及十余名亲卫也早已护卫在两侧,面上心神不宁的盯凝在山林深处。

    “嗷……”

    “嗷呜……”

    短短功夫,深处猛虎的叫声亦是越来越吼声震天。

    天色逐渐往后推移着!

    不一会,黄昏将近,原本炎热的阳光也缓缓淡下天际。

    空中,徐徐漏出了一席夕阳般的黄昏,橙红透顶!

    而此时,伴随着凌厉的阳光落下,山林中一阵凉风吹过。

    顿时间,在场诸众原本汗流浃背的后背一时竟是感到极为畅快!

    在过去半响。

    山林深处。

    奇迹再现!

    “呜呜……”

    一声声的凄厉的嘶吼声徐徐传出。

    片刻后,便见一员员衣衫凌乱、束发散乱,各自身躯之上都若隐若现的沾染着丝丝血迹。

    随后,邓艾手掌上满是血污,与同样凌乱的关兴、张苞一同架着一只高约数一丈有余的吊睛白虎缓缓走在最前方。

    一眼望却!

    层层白色绒毛之上的虎毛,此刻都浑身染着丝丝血迹,不仅如此,这只吊睛猛虎身躯上更是伤痕累累,血痕众多。

    不仅如此,白虎背脊上还残留着一道叉子的巨大伤口,直到此时那大洞口都还有丝丝血迹滴着。



    很显然,白虎是被一击致命。

    故此,虎皮保持得极为完整。

    眼见诸人喜笑颜开的跨步返回,关平一时也暗松了口气,随后也面露笑意,领众迎上前去高喝着:“诸位,收获如何了?”

    一席话落。

    数人见状,哪还不知道关平是在打趣,脸上笑意亦不由越发浓厚!

    片刻后,年纪最小的赵广不由扛着一大袋鼓鼓的麻袋,不由大笑着:“哈哈!”

    “姐夫,你看……”

    “这么多的肉食,足够我等这里的人吃烤肉了。”

    说完,他还不由手指着麻袋,以示自己的功劳。

    “哈哈!”

    闻言,关平大笑一番,随后才回转正题,说着:“说说吧,你们是怎么样搏虎的?”

    紧随着,他便陡然面色严肃起来,徐徐相问着。

    听罢,众人都低头不语,眼见着半响功夫众人都无人应答,赵统面色淡然的站出道:“姐夫,其实此次搏虎功劳最为显赫的应该是邓兄。”

    “如若不是邓兄,恐怕我等皆有性命之忧!”

    “此话何意?”

    话落,关平一时也是面色不解,浓浓疑惑浮现于眼前。

    这是怎么回事?

    须知,关兴、张苞勇武不俗,依据关平对他们的判断,就算没有邓艾的指挥,他们应该也能独自搏虎吧?

    可现在赵统说出了实情以后,他有点难以想象了!

    没有邓艾,他们就有性命之危了?

    眼见着关平一脸的狐疑之色,关兴遂也知晓他在疑虑什么,便拱手道:“大兄,事情是这样的!”

    “您让广弟前去寻我们,可却是刚刚找到我们汇合,在回返的路上便忽然遭遇了猛虎。”

    “当时,由于这只白虎太过壮硕,其实我等都各自有些胆战心惊!”

    说到这,他眼神异样,不由徐徐盯凝着邓艾面露笑意,说着:“要不是邓兄阻止我等,恐怕我们都已经丧失勇气,分散逃离。”

    “如此的话,恐怕我等不仅不能猎杀白虎,反而还要被猛虎逐个击破,终究成为畜生盘中餐。”

    说完,一旁张苞也是面露喜色,同样接过话茬,大笑着:“哈哈!”

    “安国所言不错。”

    “此次,邓兄遭遇猛虎,心态极为良好。”

    “不仅心神稳定,而且极为镇定。”

    “并且在经过短暂的权衡后,他便号召我等一致结合起来,以弟和兴国打前锋牵制猛虎,以迟缓猛虎冲击的攻势。”

    “紧随其后,他也让统弟、广弟前去挖坑并且埋上削干的亮堂堂的竹片。”

    “等待苞与兴国拖住白虎,约莫在气力用劲时,邓兄才忽然下令我等向挖坑处逃窜,这也就造就了这支白虎身殒落于此!”

    “随后,一根钢叉,便完全要了白虎的老命!”

    这席话音刚刚落下。

    在场数员小将一时都不由紧盯着邓艾。

    数人年纪相仿,邓艾要年长几岁罢了!

    可此刻关兴内心却有一种直觉,邓士载目前只是龙游浅滩罢了,早晚都是会飞黄腾达的。

    以他的统御能力,以自身兄长大胆启用人才的性格,完全是相互促进而又配合。

    这一日。

    面前邓艾不由面露笑意,拱手道:“诸位多虑了!”

    “搏斗猛虎又岂能是艾一人之功?”

    “真要论功行赏,兴国、辅国勇武强盛,这一次在搏杀的猛虎中,他们可谓是居功甚伟!”

    “要不是他们及时赶赴,就算艾如何智谋超群,亦无法灭杀猛虎。”

    “因为,没有足够的勇力,便无法抵挡白虎攻势。”

    话音徐徐而定!

    关平沉吟半响,显然是内心已有主意。

    诸众闲聊了片刻,他才忽然笑着进入了正题,说着:“士载,兴儿、苞儿,你们刚刚回来,还是速速前去洗洗污垢,准备吃肉吧。”

    话音遂落。

    几乎是一瞬息的功夫,关兴一行便陡然各自前去轮流排队舀一瓢水洗洗手上血污。

    他们此时都进皆不约而同地闻到了已经烤好的烤肉,都直流着口水。

    洗手完毕,数人才各自手拾着一块块插着的各类烤肉,对着火堆吃了起来。

    吃的过程中,他们亦是其乐融融的笑着,一边吹着闲谈话语。

    至于另一侧,邓艾遂手指着地上的吊睛白虎,拱手道:“少将军,这身虎皮保存完好,是特意我等所准备的,可以扒下来制作成虎皮披风。”

    “你看这个如何?”

    说完,邓艾面露笑意,徐徐说着。

    “嗯……”

    “虎皮?”

    听闻,关平暗自嘀咕一句,遂轻笑着:“给我准备的?”

    “士载,你这是还想的挺周到的嘛。”

    此话刚落,他随即笑着喃喃道:“不过士载,看来这段时日跟随岳父学艺,不仅武艺有所长进,独当一面的能力也越来越精进了。”

    “不错,不错,士载你没有让本将失望。”

    此话落下!

    二人对视一眼,便相视而笑而起。

    ……

    一时,场面上也是极其具有欢榆性。

    关兴与张苞竟然为了抢夺肉食,竟是犹如市井小民嬉戏般的相互抱着对方身躯在地面上滚来滚去!

    至于从旁数人,则是面露着笑意,吃着肉观看着戏。

    见状,另一侧的关平也是喜色连连,感叹着:“唉,要是如今这天下是太平盛世该多好啊!”

    “这样的话,我等又何必如此劳累的上阵杀敌?”

    “这种轻松嬉戏的日子也会与日俱增着。”

    一时间,目不转睛的盯凝着关兴、张苞市井似的打斗,关平不由轻叹着。

    闻言,从旁邓艾亦是轻声道:“但愿我军能尽快兴复大汉,平定乱世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