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下载网 > 历史·穿越 > 韩四当官 > 第四百零六章 先看看
听书 - 韩四当官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百零六章 先看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目送走执意要回城的伍德全,打发走姓林的二鬼子,韩秀峰走进院子才发现陆大明、粱六和陈虎他们不但全从小东门外码头客栈来了,而且全收拾好了行李,连余三姑和任钰儿都把行李收拾好了就等他回来。

    “日升昌”上海分号的两个账房先生和四个伙计,守住堆满银钱和账本的西厢房门口欲言又止,不用问都晓得他们担心什么。

    气氛有些紧张,像是要大祸临头一般。

    韩秀峰走到厅前,摸摸鼻子,回头笑道:“诸位,杜三你们应该都见过,他头一次去海安找我时说,他去广西上任的那一路上有多坎坷,说他的运气有多不好。还说邪性了,他从广西跑到湖南,贼匪就从广西一路追到了湖南。”

    潘二没想到韩秀峰会说这些,正寻思要不要陪着笑笑,韩秀峰又说道:“说起来我也邪性了,好不容易补上缺做上官,先去江宁拜见制台,结果没几天江宁失陷,陆制台殉国了。去海安上任的路上经过仪真,去拜见湖广总督吴大人的叔父,没几天仪真失陷。路过扬州,扬州失陷。现而今来了上海办差,上海又不太平,你们说我像不像个扫把星,走到哪儿哪儿倒霉。”

    “四爷,您这是哪里话,您一样在泰州做那么久官,在海安呆那么长时间,可泰州没失陷,海安更没有!”陈虎忍不住笑道。

    “是啊四爷,您才不是扫把星,您是福星!要不是您,泰州早失陷了,说不定连海安都保不住。”

    “什么福星,四爷是副将!”

    “对对对,四爷,您是副将!”

    老泰勇营的弟兄们你一言我一语,一个个露出了笑容,韩秀峰的目的达到了,干咳了两声,接着道:“弟兄们,我韩秀峰究竟是福星还是副将放一边,但肯定不是败将。从来没打过败仗,一样没打过没准备的仗。”

    “四爷,到底怎么干,您说吧,我们全听您的!”陆大明急切地问。

    梁六也忍不住道:“是啊四爷,只要有您在,我们没什么好怕的!”

    潘二以为韩秀峰打算带着这三十多号弟兄进城平乱,暗想连同查缉私盐在内你就打过两仗好不好,正不晓得该怎么劝韩秀峰不要冲动行事,韩秀峰话锋一转:“我们当时守万福桥,你们全以为是背水一战。其实不是,我们其实是有退路,那会儿之所以没告诉你们,是担心动摇军心。后来没说,是因为没必要再说,毕竟仗已经打赢了,说出去传出去不好。”

    “四爷,我们那会儿有退路吗?”陆大明糊涂了,下意识回头看了看梁六等老兄弟。

    “有。”韩秀峰微笑着解释道:“那会儿乍一看我们似乎很凶险,西边是宽达几百丈、最深处达几十丈的廖家沟,南面、东面全是贼匪,只要贼匪愿意,北面也能围上,可以说是四面合围,让我们插翅难飞。

    但岸上他们好围,河上他们怎么围?大家伙应该记得,在贼匪攻打我们的营寨前,我曾让你们把拆下的桥桩在河里打了好几排桩,那几排桩的作用大了,既挡住贼匪的船不让他们靠岸,也在河上隔出了一条万不得已时我们可以用来撤退的水道。”

    想到那几排桩距大营西墙好几十步,而大营里有几十条民船,陆大明不禁脱口而出道:“实在守不住就把船放下去,我们从河上撤!往南是仙女庙,那边全是贼匪的兵,往北进邵伯湖,不但没贼匪的兵,就算有在那么大的湖上他们也围不住我们!”

    “才晓得啊,”韩秀峰笑了笑,随即抬起胳膊指指东边:“相比那会儿守廖家沟,我们现在的处境实在算不上有多凶险。一是城里的那些会党不是长毛,不是我瞧不起他们,他们真是一帮乌合之众;二是我们来上海的事没几个人晓得,他们都不晓得我们在这儿,又怎会来攻我们这个乡下小院子;再就是过了河就是洋人的租界,他们真要是杀到这儿,我们大可过河去东岸暂避。他们敢造反我信,因为闹到现而今这份上,他们不反都得反,但我不相信他们敢去招惹洋人。”

    “还真是,我们来这儿的事官府都不晓得,那些会党咋会晓得!”大头忍不住笑道。

    潘二苦着脸问:“可要是被困在这儿咋办?”

    “总会有办法的,大不了花掉银子让那个姓林的二鬼子帮我们雇条洋人的船,坐洋人的船走。”韩秀峰顿了顿,接着道:“再就是我们来这儿是买枪的,枪没买着怎么回去?县城不管乱成啥样跟我们有啥关系,我们又不要去县城买,而是要跟洋人买。”

    潘二反应过来,不禁笑道:“行,那就先不走,先留下看看情形。”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也不能不做点防备,”韩秀峰权衡了一番,抬头道:“大明、老六、陈虎听令,从现在开始你们各带六人轮流去外面警戒,不要穿号褂,也不要带兵器,更不要走太远,发现苗头不对就赶紧回来报信。”

    “遵命!”

    “大头,你和剩下的弟兄在院子里戒备。城里要是乱了,城外一样会乱,很难说会不会有宵小来趁火打劫。你们给我把宅子守好了,谁要是敢趁火打劫一概拿下,要是敢负隅顽抗格杀勿论!”

    “四哥放心,有我在谁也别想趁火打劫!”

    “光生,你和觉明赶紧去附近看看有没有船,要是有就雇两条,要是船家不愿意就出钱买。总之,必须在天黑前搞两条船回来。”

    从这儿去小石桥还有点远,想去东岸哪有直接从船上过河方便,张光生反应过来,连忙拱手道:“是,我们这就去!”

    韩秀峰想想又回头道:“小伍子,你们票号的事我就不过问了。西边那几间屋我不会进去,其他人也不会进,银钱和账本要是丢了,用不着你们东家收拾你,你叔都不会轻饶你。”

    “晓得,我会看好银钱和账本的。”小伍子急忙道。

    “就这样了,收拾好的行李先放下,该当值的去当值,该烧饭的赶紧去烧饭。”

    ……

    上海城里要大乱,据说嘉定已经乱了,余三姑哪有心情烧饭,拉着任钰儿追到书房,噙着泪花问:“四爷,刚才听伍先生说嘉定县太爷都被贼人打跑了,有没有我家老爷的消息,您说他会不会有事?”

    “四哥,这么大事您早晓得了,为何瞒着我们。”任钰儿也忍不住问。

    韩秀峰没办法,只能微笑着解释道:“这不是怕你们担心吗,嘉定虽乱,但任院长不会有事的。我之所以敢断定他不会有事,是因为嘉定的那些地痞泼皮和那些被地痞泼皮蛊惑去县城闹事的乡民,还没举旗造反的胆。”

    “县太爷都被打跑了,县衙都被砸了,这不就是造反吗?”任钰儿急切地说。

    “这事没你想的那么可怕,这么说吧,嘉定乱成这样,前任知县难辞其咎,他征粮加耗,甚至连朝廷已经免掉的赋税都要收,甚至因为收不上赋税比责保正甲长,据说还打了好几个衙役的板子,搞得天怒人怨。

    百姓本来就穷的连饭都吃不上,自然不会老老实实交钱粮,就算愿意交也没有。而且征粮加耗这种事一样涉及士绅,能想象到那些士绅不但冷眼旁观甚至会在暗中推波助澜,那些地痞泼皮一蛊惑,不愿也没有钱粮交的百姓就跟着去了。”

    韩秀峰坐下身,接着道:“我估计那些百姓原本只是想讨个说法,结果起头的地痞泼皮一动手一起哄,他们就稀里糊涂卷进去了。不过也只是砸了县衙,抢了县库的钱粮,没敢杀官。连县太爷都没杀,他们又怎会杀学官。”

    “这么说我家老爷不会有事?”余三姑忐忑不安地问。

    “他只是个儒学训导,又不是教谕,更不是县太爷,还是刚上任的。既没无权也没钱,一样没得罪过那些地痞泼皮,更别说得罪百姓了,你说他能有什么事?”韩秀峰一边招呼她坐下,一边笑道:“我正好认得松江府的新任府台,昨天已经给乔府台写过信,并且托日升昌的吴掌柜送去了,看乔府台能不能给我几分薄面,帮你家老爷换个差事。”

    “四哥,您认得松江知府?”任钰儿大吃一惊。

    “认得,在京城时结识的,不过那会儿还是工部的郎中。”

    “四爷,不怕您笑话,外面乱成这样,做这官还不如不做,”余三姑回头看了一眼任钰儿,愁眉苦脸地说:“早晓得会这样,那会儿就不应该让他去嘉定,去东台做训导多好,就算东台有什么事,回海安也方便。”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任钰儿不想再打扰韩老爷,拉拉她的胳膊:“三姑,我们去烧饭吧,今天人多,要多烧点饭。”

    “提起烧饭,我想起件事。”韩秀峰站起身,看着刚安排好外面的一切,跟过来的潘二道:“长生,城里一乱城外的市面上也会跟着乱,你赶紧趁城里还没乱,带人去附近多买些米和油回来,别到时候有钱也买不着粮油。”

    民以食为天,没有饭吃是万万不行的,潘二连忙道:“哦,我这就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