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下载网 > 历史·穿越 > 盛唐不遗憾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安庆宗跑了
听书 - 盛唐不遗憾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安庆宗跑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隆基听了两位公主的控诉,内心震惊不已,他对安禄山这个胖子一直是比较信任的,毕竟,安禄山对他是绝对的顺从,处处为他考虑,在辖区碰到什么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进献给他,让他颇为欢心。 ? 

    而眼下两位公主却极力控诉安禄山,这让李隆基颇为苦恼,以他对安胖子的信任,直到两位公主在他面前控诉,他也觉得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但安禄山的奏折写的清清楚楚,说两位公主已经被她们的丈夫斩杀,如今,两位公主就站在他的面前,这至少可以证明,安禄山在撒谎,而对皇帝撒谎,那就是欺君之罪啊!

    李隆基沉思了一段时间,下令将被抓的刺客押入大殿。

    “跪下,全都跪下。”

    皇宫侍卫将三名刺客押入大殿,并上去一脚,让他们全部跪在大殿上,其它的刺客,由于伤重暂时关押在牢房,并让郎中为他们进行简单的在诊治。



    李隆基厉声询问。

    “是,陛下,我们都是安节帅的老部下,平卢军一营将士。”



    “那你们为何要行刺两位公主,是安禄山让你们这么做的?你们必须如实回答,不得有半句谎言。”

    李隆基正色说道。

    “陛下,我等只是奉命行事,并不知道要杀的人是公主。”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行什么事?”

    李隆基继续审问。

    “是节帅的心腹严庄,亲自给我们下达的命令,让我们沿途部署,堵住两蕃之人入京的道路,现两蕃之人,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斩杀,尤其是女人,必须杀掉。”

    “陛下饶命,我等真的不知道要杀的是公主,前日夜间,我们收到严庄的飞鸽传书,让我们截住一支南下的铁甲炮车队伍,若现里面有女人,立即将其除掉。”

    刺客被李安做过心理辅导了,如实回答所有情况,只有如实回答,才能更加的可信。

    李隆基闻言,在大殿之内,来回的踱着步子,在仔细询问两位公主和三名刺客之后,摆了摆手,让两位公主留在宫里好好歇息,并将三名刺客押入大牢。

    随后,李寒露和李芽儿被传入大殿,并将更多的情况汇报给李隆基,让李隆基可以更清晰的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通过两位公主,李寒露李芽儿,还有三名刺客的供述,以及安禄山的奏折,李隆基的头脑中,已经形成了一个清晰的概念,对事情的起因和结果,心中算是有数了。

    “大家,左相、李侍郎等一干大臣还在殿外候着呢?”

    高力士小声提醒道。

    “宣他们进殿。”

    李隆基语气很小,显得有些气力不足。

    在进殿之后,众大臣先是询问公主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大碍,而后,便开始数落安禄山的种种欺君行为,要求皇帝严惩安禄山。

    而这些大臣能够如此同气连枝,自然是早就商量好了的,他们与李安都是一伙的,算是李安的坚定支持者,况且,他们也早就看安禄山不顺眼了,自然愿意配合李安痛打落水狗。

    李隆基一直在沉吟,虽然他已经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安禄山是个心思毒辣的小人,但他却不敢贸然对安禄山下手。

    毕竟,安禄山现在已经是大唐的两镇节度使,手中拥有很大的实权,麾下兵马高达十余万,他连公主都敢下手,胆子可谓大到极点了,所以,即便现在明目张胆的欺君,李隆基也不好立即下旨惩处,以防止安禄山狗急跳墙,做出造反的恶事。

    “诸位爱卿,朕不能仅凭这点证据,就惩处安禄山,此事还需要更多的调查,都下去吧!”

    李隆基显得有些疲倦,让众大臣退下。

    李安与李适之等大臣,全都非常无奈的退出大殿。

    “李侍郎,大家让您回去。”

    李安停下脚步,与李适之等人拱手告别,转身回到大殿之中。

    “陛下,您有什么想问的?”

    李安知道,李隆基特意将他留下,肯定有不少事情要问他。

    “李侍郎,你是从营州来到京城的,朕听说是因为你生存的村庄遭到覆灭,是奚族人干的?”

    李隆基突然问起了李安的经历。

    “不是奚族人,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微臣也不想多说什么?”

    “能够覆灭一个村庄,除了奚族人,还能有什么人。”

    李隆基感叹了一声,并没有继续逼问。

    “李侍郎在营州的时候,安禄山已经是营州都督了,李侍郎对安禄山应该很了解吧!还有当地的百姓,是如何凭借安禄山的?”

    李隆基开口问道。

    “陛下,微臣拿不出任何证据,岂敢当着陛下的面诋毁大臣,今天的事情,陛下可派遣心腹前往北面继续调查,如此,自然可知安禄山的人品,又何须微臣多说什么呢?”

    李安当然不会当着李隆基的面,说一些无法考证的事情,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李侍郎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朕却是已经听明白了,对了,严庄这个人,李侍郎听说过吗?”

    李隆基继续追问。

    “陛下,严庄这个人颇有一些小聪明,是安禄山的心腹幕僚,听说安禄山对此人言听计从,甚至,与其同床而睡。”

    李安开口回答道。

    “原来严庄是安禄山的心腹幕僚,看来这件事情,的确与安禄山有关了,朕如此信任之人,居然……”

    李隆基显得颇为心痛,顿了顿,开口道:“李侍郎可知朕不立即处置安禄山的苦衷?”

    “陛下所担心的,无非是安禄山狗急跳墙,在范阳起兵造反,如此,必会让大唐经历一场不小的灾难。”

    李安一针见血的指出李隆基心头的担忧。

    “李侍郎说的很对,朕的确有这方面的担忧,不过,李侍郎觉得,安禄山真的敢造反吗?如果他一旦造反,能对大唐造成多大的损害?”

    李隆基并不确定安禄山会不会真的造反,他只是出于保守,才不立即处置安禄山的。

    “陛下,微臣也不敢胡乱猜测,不过,安禄山连杀害公主,欺君罔上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一旦察觉到危险,突然造反也不是没有可能,至于对大唐能造成多大的损害,若麾下十余万兵马真的都能听命与他,对大唐造成的损害定然不会小。”

    李安认真的分析道。

    “朕打算先封赏安禄山,将其调入京城为相,李侍郎觉得是否妥当?”

    李隆基开口询问李安,现在,他对李安的信任已经过所有人了,甚至,高力士和李林甫都不能与李安相比,毕竟,李安这些年对大唐的贡献实在是太大了,各种神奇的机械,全都是李安明的,而且,李安一直呆在京城,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每日做的任何事情,都在他的视线之内,也不存在不放心之说。

    “陛下既然已经决定了,微臣当然全力支持。”

    李安已经明白李隆基的真实意图,自然顺着李隆基的心思说。

    在李安离开之后,李隆基立即下了三道旨意,第一,派遣身边的心腹前往范阳,调查安禄山的所有情况,第二,以击溃两蕃立了大功为条件,升安禄山为礼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也就是大唐的宰相,并让已经抵达北方的郭旰,率领铁甲炮车旅,安全的将安禄山护送到京城。第三,铁路系统暂时停运,以防止两位公主返回京城的事情快传到幽州,让安禄山心生警惕。

    三份旨意下达之后,全都立即前去执行,以最高的效率,完全皇帝交代的任务。

    在两位公主返回京城之后,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但由于两位公主一直被李隆基藏在皇宫之中,所以,见到两位公主的人很少,就算公主的亲人也不曾见到完好无损的公主,所以,对于两位公主到底是不是还活着,京城的八卦之人,也出现了不同的看法,甚至又冒出了很多谣言。

    此时,安禄山的长子安庆宗是最为紧张的,因为他的父亲安禄山已经向朝廷奏报,说两位公主已经被两蕃所杀,现在,若两位公主活着回到京城,这岂不足以证明安禄山是在撒谎吗?在皇帝面前撒谎,那可是欺君之罪啊!

    安庆宗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派遣心腹返回幽州,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安禄山,让安禄山有个准备。

    “公子,情况有变,长安城火车站对百姓停业,只有朝廷才可使用,我们只能骑马回去了。”

    一名准备坐火车前往洛阳城的心腹,返回安庆绪的住宅,开口汇报道。

    “火车站好好的,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停运了,难道是为了防止我们送信?”

    安庆宗有些惊疑不定,在这种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非常的紧张。

    “公子,好消息,陛下刚刚下旨,以平叛有功,封安节帅为礼部侍郎,加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圣旨已经下达,正立即送往幽州。”



    “什么,陛下下旨,封我父亲为宰相?圣旨送出去有多久了?”

    “公子,大约有半个时辰了。”

    安庆宗思索片刻,一拍脑袋,大叫道:“不好,父亲被算计了,半个时辰前,我明明听到火车出的声音,而现在火车站却停运了,这是故意防着我们,防止我们把两位公主活着回到京城的情况告诉父亲,所谓的加封宰相,不过是为了剥夺父亲的兵权罢了。”

    “公子,那怎么办!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万一朝廷真的要对节帅不利,一旦节帅抵达京城,怕是会有杀身之祸,公子也很难独全。”

    安庆宗顿时感到一阵头皮麻,他在房间内来回的踱着步子,开始思考对策。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们必须立即逃离京城,说不定半路上可以遇到父亲。”



    在略作准备之后,安庆宗扮成下人的模样,带领麾下十几人分批出城,悄悄逃往幽州方向。

    安庆宗在长安城是作为人质的,朝廷专门有人对其进行监视,在现其逃走之后,立即向皇帝李隆基进行了汇报。

    听说安庆宗逃跑,李隆基大为震怒,先前他对安禄山还抱有一丝希望,可如今看来他错了,安庆宗居然就这么跑掉了,跑的是一声不响,这让他更加肯定,安禄山心怀鬼胎,并立即下旨,让沿途关卡搜查过往行人,一定要将安庆宗捉拿回来。

    而在得知安庆宗逃跑之后,李安高兴的庆祝了一下,并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李寒露和李芽儿,让她们也跟着高兴。

    “安庆宗真的逃离京城了,这倒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此贼合死。”

    李寒露眼中凶光一闪,打算刺杀安庆宗。

    “寒露,你可不能冲动啊!安庆宗自有朝廷处置,你不用动手的。”

    李安连忙劝解道。

    “这件事情不用你管,出了事情一点不会连累你。”

    李寒露心意已决,带着四名部下离开京城,去追赶逃亡的安庆宗。

    李芽儿原本也打算跟去,被李寒露制止了,让她留下来陪着李安。

    “芽儿,这次安禄山北伐,怒皆部损失如何?”

    “损失很大,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姊姊能够召集的部众已经不足五百,能战斗的勇士,只剩一百多人。”



    “哦,原来损失这么大,难怪寒露刚才如此气愤,一心想要杀了安庆宗。”

    李安理解的点了点头,并开口继续问道:“芽儿,怒皆部现在已经名存实亡了,你和寒露还要回去吗?不如就留在长安城吧!”

    “这个……我还不知道姊姊是怎么想的。”

    李芽儿很想留下,但北方剩余的部众,还是需要有人照顾的。

    “算了,此事以后再说,大兄送你一份礼物,拿着吧!”

    李安知道李芽儿最近身子不方便,送了她一大包护舒宝,这个产业虽然已经让给杨钊了,但李安手里还有一套机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