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碎的波板糖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网游之梦幻法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 破碎的波板糖

    2o1o年2月3日,阴。

    这是一个能让人感到压抑的日子,天上厚厚的乌云遮盖住了冬日里唯一一件热的球体,这对于在暖气早已坏掉的孤儿院里的孤儿可不是一件好事。

    始皇岛光明孤儿院,我们的故事就是这这里开始的。

    在乌云下显得有些阴暗的街道上,一群孩子正在奔跑。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群孩子在追赶,剩下的一个正在逃命。

    ‘别跑,胆小鬼!’





    在这群孩子的最后,一个稍显大一点的孩子正在不紧不慢地跟着,同时面带讥笑的看着前方那个辗转逃命的幼小身影。

    终于,只有6岁的男孩终究是被堵在了一个墙角里,望着高高的商场围墙男孩露出了一丝绝望,害怕的紧闭起双眼开始祈祷奇迹的生,但他那护在胸口的拳头却是握的更紧了。

    过了几秒之后,奇迹并没有生。由十几个同样是孩童组成的追兵终究还是出现在了这个死胡同的入口处。当先的便是那个看起来大约是8,9岁的孩子。

    8,9岁的孩子本应该是面带纯真笑容去博取成年人关爱的才对,但在那个少年的脸上却看不到哪怕一丝的天真,有的只有讥笑与不屑。

    大孩子在前面,跟班在后面呈一个扇形将陷入绝境的孩子堵在了墙角,大孩子冷笑着揪起了孩子的头,剧痛让那个被欺负的孩子抬起了头。

    大孩子轻轻扇了扇那个孩子的左脸,用很温和的声音说道‘楚~扉~月,跑的挺快嘛,说吧,你把我们大刘的糖藏到哪去了?’

    ‘狗屁,’孩子就算是被揪疼了头皮却依然倔强,‘那是我妹妹的糖,院长奶奶亲自交给我妹妹的,什么时候成了刘灿的了。’

    ‘呵,死鸭子嘴硬啊。’大孩子笑着摇摇头,然后猛地一拳打在了孩子肉比较多的肚脐上方一点的地方。那个孩子,也就是楚扉月受痛直接蹲在了地上。大孩子也蹲在了地上温和地对她说‘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啊,这我是老大,我说那个糖是大刘的他就是大刘的,明白了么?’

    楚扉月咬着牙看着眼前的这个自从学字开始便将自己当成死对头的家伙——乔金迪。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肚子上的剧痛却让他把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有话说?说吧,我是讲道理的啊,’乔金迪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十几个孩子。‘你们说,是不是啊?’

    ‘就是,乔老大最讲道理了。’‘只要有理就说啊。’‘说啊说啊。’孩子们附和着。

    早知会如此的楚扉月并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是好似任命一般的低下了头,拳头却攥的越来越紧了。

    看到楚扉月这个样子乔金迪笑得更开心了,‘早该如此嘛,反抗干嘛,老老实实的把糖交出来比什么都强不是,糖呢?’同时把手伸向他那紧握的手掌。

    这时楚扉月忽然力撞了一下乔金迪,早已习惯楚扉月逆来顺受的乔金迪措不及防下被他撞了一个踉跄,正好让出一条可供瘦小的楚扉月穿过的通道,楚扉月二话不说便埋头向那里冲了过去。

    ‘嘭’的一声,他撞到了一个身在外围的小胖子身上,本就瘦弱的他登时被弹到了一边,正好踩到了一边屋檐下滴水形成的水塘里,脚一滑登时倒在了地上。

    ‘ma的,小子硬了哈。’这回乔金迪也撤去了脸上虚假的笑容,沉着脸走到趴在地上还没站起来的楚扉月身前,一脚踩在了他的背上将他整个人踩进了那潭水里。‘还知道反抗了,长进不小啊,让我们看看你还有没有别的花样了,来啊!’他在叫喊的同时便一脚踢在了楚扉月的左肚子上,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巨大的力道让楚扉月不禁出一声惨叫。这声惨叫好像一个信号一样,周围的孩子都为了上来开始了对楚扉月的拳打脚踢。

    这时的他,就是这群孩子手中的沙包。

    终于,也许是他的叫声过于凄惨的缘故,远处本来正在买菜的一个大妈忍不住好奇走进了这个死胡同。看着这一情况的大妈大叫了一声‘干什么那!’这群孩子便顿时作鸟兽散去,却是理也没理躺在地上的楚扉月。跟有甚者还在气急的大妈捉人未果后冲她做着一个个难看的鬼脸,真的好似一个个无常小鬼一般。

    肥胖的大妈拿着几个孩子没有办法便抢过去翻看躺在地上的楚扉月,‘孩子,孩子,醒醒,快醒醒。’大妈焦急地呼唤着半昏迷状态的楚扉月。

    在大妈的叫喊声中楚扉月慢慢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先是大妈那张肥肉纵横的胖脸。本来看起来有些面目可憎的脸在龙哥看来竟也是出奇的美丽。

    ‘大妈,又让您见笑了。’扉月虚弱的对大妈笑了笑。

    ‘孩子,你先别说话,大妈带你先找个安稳地方再说啊。’大妈轻轻地抱起了他,本是男孩子的他竟连4o斤都没有。

    扉月试着动了动,现自己浑身上下哪都疼之后只能歉意的笑了笑,算是认同了大妈的建议。

    大妈将楚扉月抱进了自己的家,也就是居委会的门卫室里,然后从桌子下面的柜子里掏出了红花油滴在手上揉cuo着,边揉边抱怨着’这群小兔崽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小小年纪竟然已经开始聚众打架了,这样下去迟早出事啊。’说着她将自己揉得通红的双手按在扉月那青一块紫一块的后背上,登时疼得他’嘶嘶‘的抽起了冷气。‘真是造孽,怎么就捡着你欺负呢。’

    ‘因为,我姓楚啊。’扉月答了大妈的问题,其中不无自嘲的味道。

    ‘真是的,来,伸手,我看看你手有没有事。’大妈捉起扉月的手,有些别着的姿势让他的手不自主地舒张,他一直攥在手心里的东西‘咔吧吧’的掉在了地上,散的好像满天星斗一样。

    那,竟是一块已经破碎了的波板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