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青春的烦恼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网游之梦幻法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八章 青春的烦恼

    因为沁月第一次下厨就取得成功的缘故,从此这个小家庭大厨的的位子就落在了她的头上。对此沁月虽然嘴上喊着反对压迫,但心底里是相当得意的。

    嗯,小两口同居的要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比如说妹妹的人际关系问题啦,妹妹的晚上一定要哥哥陪着才能睡觉的问题啦,妹妹身子骨比较弱需要锻炼的问题啦,妹妹的生理期来了啊....额,最后一项是最严重的。

    2o17年1o月3o号,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我们其中的一个小主角楚沁月迎来了她第一个生理期,也就是俗称的月经...

    那天早上,扉月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呢,已经开始主掌家里厨房大权的沁月便爬起来准备做饭了。

    ‘唔...’刚刚爬起来一半的沁月突然捂着小腹又摔在了床上,顺便还把扉月震醒了,

    睡觉被打扰的的扉月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睁开了有些睡眼朦胧的双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自己那捂着小腹一脸痛苦的妹妹。看到这种情况扉月不禁有些愣神。‘怎、怎么了,哪疼啊。’

    ‘肚子,肚子疼啊。’小沁月的脸痛得煞白,从牙里挤出了一句,然后就又疼得说不出话了。

    扉月看见这种情况一下子就没了主意,只能将妹妹放在床上,自己慌慌张张的跑出门去找帮手。

    隔壁的刘阿姨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焦急的扉月生拉硬扯的楞拽进了自己家,整的这位军嫂还以为眼前这个小邻居想要绑架自己呢。但看到躺在床上疼的抖的小女孩便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是痛经了,孩子着凉了吧。真是的,都不小了也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o⊙)啊!’

    ======================少女烦恼的分隔线===================

    虽然最后在邻居刘阿姨的帮助下压下了少女的阵痛,但是有一些问题终究还是摆在了两兄妹的眼前。

    是啊,妹妹已经不小了,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能还和哥哥睡在一个屋子呢。扉月头疼着这个别的哥哥可能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最后,扉月还是决定和妹妹谈谈。以人为本嘛,我才不是一个独裁的家长呢。他有些得意的走进了妹妹的病房。

    妹妹正死死的抱着一个暖水袋聚精会神的看着摊在小肚皮上的一本教材,一本能让某些音乐高材生都惭愧到死的教用《肖邦钢琴全集》。

    ‘?’妹妹转过身,用一种无辜加迷茫的可爱眼神望着门口的侵入者。

    扉月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自己心中的那一丝不忍。‘沁月,哥哥和你商量一件事。’

    ‘?’

    ‘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和哥哥一起睡了,从今天开始我希望你能自己一个人睡,好么。’扉月用的语气并不是问句啊。

    ‘......’沁月低下头,长长的头从两侧滑落将她脸上的表情完全遮盖住。已经习惯妹妹扎马尾的扉月头一次现自己妹妹的长散开来这么漂亮,柔柔顺顺的好像一条乌黑的瀑布一样从头上一倾而下,反射的初阳好像瀑布中的浪花般美丽。

    ‘......’

    ‘......’

    ‘......’(作者语:这绝不是凑字数。)

    ‘好啊,’沁月仰起头让头又一次回到背后,同时用一种好像刚刚赢得了一场胜利一般的女王口气宣布‘从今天开始我会搬到对面的房间去住的。’

    ‘呃,咳咳....’扉月被自己已经酝酿在口头的劝导噎到了。

    ======================噎到的分隔线====================

    因为妹妹出乎意料的痛快,哥哥只能在从妹妹那里出来之后就开始忙着收拾那间已经空了快三年的侧卧室,期间尘土飞扬咳嗽阵阵咱们暂且不表,但是结果是哥哥终于在睡觉之前将那间卧室打扫的可以住人了。

    晚上,妹妹捧着自己的暖水袋笑眯眯的冲哥哥摆了摆手后钻进了自己崭新的私人空间。一直在疑惑妹妹为什么这么痛快的离开的哥哥只能将这种现象理解为自己魅力不足,然后在这种来自内心的挫败感和身体的疲惫双重压力下迅进入了梦乡。

    ......时间,

    ......过去了。

    然后一颗小脑袋突然从门缝里探了出来,磨着牙一副吃人表情的妹妹搂着自己已经一天没放下的热水袋从门缝里钻了出来。

    ‘笨蛋哥哥,妹妹陪你睡觉竟然还轰人家。’

    ‘哇呀呀,人家咬死你哦。’



    ......

    妹妹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娴熟无比的撩开被子钻进了哥哥的怀抱。忙了一天已经很累的扉月嘟囔了两声,转过身将这个贴到自己身子傍边的的暖水袋抱紧。

    嗯,暖暖的,很舒服。

    =============================暖暖的分隔线=============================

    扉月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边好像有一个雪白雪白的人儿贴着自己做着无数让人感到害羞的动作来诱惑自己,而他却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干看着。后来突然就能动了的时候那个白色的人影却突然变成了一个大暖水袋。

    虽然梦见自己抱着一个大暖水袋睡了一晚上,但是扉月早上却是被凉醒的。呃,其他地方都很暖和就是裤裆里又黏又凉的很不舒服。

    扉月没时间去查看自己的nei裤了,因为他在自己的床上现了一个好像已经搬出这个房间了的人,自家妹妹。

    沁月其实在扉月睡醒伸懒腰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正将脑袋所在哥哥怀里装小鸵鸟。我不出来,就不出来。你能拿我怎么样。她这完全就是一副耍赖的样子。

    ‘解释一下呗我亲爱的妹妹,你怎么又跑回来了。’扉月捏着妹妹的鼻子将她拱成了小猪。

    ‘呃.我也不知道耶。’妹妹迷茫的抬头看了看周围,惊叫了起来‘咦,我记得我明明是在自己屋子里睡的,怎么一觉睡到这来了?’她忽然好像想到什么一样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扉月‘哥哥,不会是你太怀念我这个暖水袋所以半夜把我抱过来了吧。’

    ‘...’扉月的头上突然暴起了一个十字,爆的哥哥直接将妹妹揽在腿上固定住,然后一巴掌打了上去。

    ‘啪....’的一声轻响,两个人都愣住了。

    沁月的眼圈瞬间红了,晶莹的眼泪在里面转啊转的就是挂着不往下掉,这反倒是为她多添了一分可怜。

    ‘哥哥,你打我。’她轻声的陈述着一个事实。

    ‘不是,我,我....’

    沁月摇摇头,撩开被子搂着那早就已经凉了的暖水袋低头找鞋子,然后伤心的妹妹便被自己的哥哥从背后抱住了。

    ‘放开啊,你不喜欢,我走就是了啊,绝对不再烦你的。’

    扉月并没有接下话,但是手却逐渐收紧了。

    ‘疼啊,弄疼我了。’沁月轻轻的挣扎着。

    ‘...对不起啊,哥哥真的不是故意的。’扉月贴着妹妹的耳朵轻声道歉。

    妹妹的挣扎停止了,她反过身也抱住了自己的哥哥,挂在眼角的泪水终于像是脱了线的风筝一样流了下来。

    ‘不会了不会了,哥哥以后再也不那样对你了。原谅哥哥这一次吧,就一次好么。’

    ‘那人家以后还来你不准打人家。’

    ‘好好好,都依你,我这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生气了吧?要不我给你揉揉。’

    ‘讨厌啦,人家才没那么娇气呢。’沁月将自己哥哥的手按在了他的腿上,并可爱的翻了一个白眼。

    然后.....

    ‘咦,怎么湿湿的。’

    ‘那啥,昨天好像梦遗了。’

    ‘呃.(⊙o⊙)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变态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