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爆发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网游之梦幻法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章 爆发

    沁月最后还是搬出去住了,不是因为扉月的劝阻也不是因为那次梦遗产生的不良印象,纯粹是因为她认为这种夜袭的感觉挺好玩儿而已。当然这一点扉月并不知道,他正忙着感叹妹妹懂事了呢。

    这场家里的小风波就这么过去了,就像一场春梦一样了无痕迹。两兄妹的生活又一次走上了正轨。

    呃...虽然还是在不知不觉间出了一些必然的意外的,但这些东西暂时还需要酝酿、酵才能变成一坛香醇的美酒,现在这些麻烦只是一堆酒糟而已。

    生活走入正轨后时间总是过得像飞一样,就这样又是一年过去了,期间啼笑皆非的事也出了不少,让人高兴让人伤心的事也有很多,扉月甚至还自己设计了一个上下可拆的订书器,但是专利被一个可恶的大叔用一万块钱骗走了。这不重要,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不过是一笔意外之财而已,钱多钱少都无所谓,那张现在端端正正挂在客厅里的专利证书才是兄妹心中的瑰宝。这东西可比学校的三好学生奖状厉害多了,妹妹有时美美的想着。

    也许是因为妹妹开始育了吧,现在关注妹妹的眼光明显比原先多了,这让扉月和沁月都很是苦恼。天啊,现在的中学生都太早熟了吧,才刚刚初三而已至于那么着急解决终生大事么。

    但相对于初中生青涩的告白情书来说来自更高年级的视线就显然麻烦了许多,因为他们已经是半大人了,已经明白该怎么使用自己手里的资源为自己办一些事的他们找麻烦的方式就比初中生多了十几倍不止。送花啦,摆龙门阵啦,站雪地啦,拿喇叭喊啦,甚至还有一个白痴弄来了一辆跑车,真不知道他的家长脑子里塞的是什么。

    这些麻烦经过了一年的沉淀已经填满了下面缓冲的空间,当他们将下方的空间填满的那一刻便是他们爆的时候。而现在,爆的时候到了。

    嗯,上京是天子脚下,从来就是各种二代甚至三代集聚的地方,他们大多数都是好的清醒的不脑残的不中二的有理想的有抱负的。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白痴,没有认清其实上京可能比火星都危险这一事实的他们嚣张跋扈,纨绔任性,甚至有的会干出欺男霸女等等天怒人怨的事情....那是以后啦,现在的小纨绔们还只会找一帮社会人员玩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的分隔线====================

    2o18年12月18日晚,天空黑黑的没有月亮也看不见星星。

    未来两天的假期正在向刚刚上完晚自习正在走夜路回家的两兄妹招手,这让这两个正在上初四的兄妹有些兴奋。妹妹绕着哥哥唧唧喳喳的说着她们班的趣事,就像是一只飞舞在大树周围的百灵鸟。

    就在这时,哥哥停下来,将妹妹护在了身后,同时露出一副沉重的表情。

    ‘?’妹妹看着自己哥哥护在两旁的手臂有些不知所措。

    ‘沁月,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等会有危险你赶紧逃,不用管我。’扉月低声对自己身后的妹妹说。

    ‘啊!怎么.....’妹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前方的黑影里跳出了三个衣着怪异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

    ‘小哥,带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走夜路要小心遇见鬼啊,嘿嘿’流氓1从后腰里掏出一根甩棍‘嚯嚯’的甩着。后面的2和3也都拿出自己的武器做出一个有一个危险的动作。

    ‘你们想怎么样。’扉月挡在路的正中央,用手在背后推妹妹让她快跑。

    ‘不想怎么样,就是兄弟几个没钱花了想管你借点钱使唤使唤,怎么样小哥,放心放心,小弟只劫财。’流氓1笑眯眯的靠近。

    ‘先让我妹妹走,等她走了我给你钱,都给你。’扉月从兜里掏出几张老人头捏在手上作一个要撕的动作,‘要不咱就拼命,我就不信你敢杀人。’

    流氓1对于扉月的硬气显然有些愣神,扭头看了看之后才咽了口唾沫说道:‘没问题,让你妹妹先走吧。’

    扉月用力将妹妹往后推了几步。‘你先走吧,我没事的,快点。’

    ‘我....’妹妹其实吓的眼泪已经快哭了,但她其实还是有些不想走的。可不走她留下来又能做什么呢?给哥哥添乱的妹妹不是好妹妹啊。她转身向巷子另一头跑去。

    看见妹妹已经跑出几步后扉月明显松了口气,可就这一瞬间的松懈却让已经久经战阵的流氓抓了一个正着,流氓1抢上一步捏住扉月手上的钱,同时另一只手上的甩棍狠狠地抽向他的肋骨。

    ‘啪!’

    扉月觉得自己的腰好像快断了,他捂着自己的痛处疼的连话都说不出,然后弯下腰的扉月便被一旁的流氓2一脚踹倒在地。

    那边刚跑几步的沁月听到身后的响动回头一看,吓得连叫喊都忘记了,下意识的停下脚就往回跑。

    激动的沁月以越博尔特的度跑了回来,同时借着这个度将正在殴打哥哥的一个流氓推倒在了一边,然后用一种老母鸡护鸡仔的姿势将哥哥挡住身后,这回该妹妹保护哥哥了。

    ‘笨蛋,你回来干什么啊。’扉月看见妹妹竟然又回来了吓得连疼都忘记了,脑子里一片混乱的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绝对不能让那群人渣碰自己的妹妹。

    小宇宙爆的扉月这时已经完全顾不上腰上的伤,他甚至连站都没站直就那样猫着腰扑上去将剩下两个有些愣的流氓撞倒在地,紧接着用身子死死地压在上面。’走,快走啊。别添乱,快走!‘

    ‘不,我不走。’妹妹的脸已经吓青了,但她依然从傍边的砖头垛上奋力举起半块空心水泥砖用力的砸向那边落单的流氓2,这一下正好命中他的脑袋。

    ‘啊!’的一声惨叫,刚要爬起来的流氓2又被砸倒在地,负伤的他捂着被砸的地方惨叫着在地上打起了滚,凄厉的叫声在巷子里回响,将这里渲染得好像地狱一样。

    ‘老猫!’剩下的那两个流氓看见己方竟然出现了伤员也急红了眼,本就力气不大的扉月被其中一个人抵着腰眼一脚踹飞,之后两个同样疯的流氓扑过去对着扉月就是一顿狠踹。



    沁月举着一块新捡的砖头却怎么也找不到机会,看到自己哥哥被打的那么凄惨自己却无能为力的她终于崩溃了,自责、无奈、懊悔、怨恨、伤心等等负面情绪最后统统变成了一句话爆了出来。

    ‘都住手!’这个时候旁边好像传来一个其他人的声音,但是沁月已经听不到了,嗯,其他人也都听不到了。因为,

    ‘别打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沁月爆出了甚至还过海豚音几个音调的高音,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裹挟着沁月脸上的泪水以她为中心迅向周围轰了出去,沿途上所有的玻璃全部’咔吧咔吧哗啦啦‘的被震成了碎片,甚至有些砖头上都被震出了一条条的裂纹。在场所有的人当然都被很直接的震昏了过去,并且从耳朵里甚至眼睛鼻孔里不断地开始往外流着鲜血。

    这时两兄妹一直贴身放置的那两块玉佩突然不约而同的绽放出一片淡紫色的光芒,淡紫色的光芒凝成两个薄薄的球型将声波挡在了外面。这个奇景并没人看见,因为在场而且还保持清醒的两个人一个正趴在地上疼得直哆嗦另一个则死死地闭着眼睛很久之后才睁开。

    ......

    ......

    ‘呜呜...哥哥,咱们回家,回家啊。’
Top